當前位置:福建省旅游發展集團有限公司 -> 紀檢工作
觀察丨國資除蠹
發布時間:2021-05-12 11:41 點擊數:
  近日,遼寧省國資委原主任何慶被決定逮捕;今年3月15日,四川省遂寧市國資委黨委委員、副主任郭祥明被公布接受審查調查;同日,天津市國資委原黨委書記、主任彭三被公布接受審查調查,彭三的前任、2009年至2016年任該職的李福明于2019年落馬……

在近年國企反腐持續加壓背景下,作為國企監管者的國資系統也成為反腐敗重點領域。梳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的審查調查信息,黨的十九大以來已有近30名廳局級領導干部落馬,其中省級國資委主任就有11人,天津、黑龍江、遼寧均有2任國資委主任被查,山西、內蒙古、江蘇、西藏、貴州各1人被查。

國企監管者緣何淪為國資蛀蟲?這些腐敗問題呈現出哪些特點?如何深化國資系統反腐敗工作?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國有資產“守門員”利用“影子公司”瘋狂斂財,嚴重破壞系統內政治生態

國有資產是國家和人民的共同財富,國資委作為國有資產監管部門,承擔著監督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重要責任。然而在一些地方,一些國資監管者卻將其職權當成瘋狂斂財的“資本”,由國有資產“守門員”墮落為國資蛀蟲。

江蘇省國資委原主任、黨委副書記周建強于2020年4月被查處,同年11月被開除黨籍。經查,周建強涉嫌違紀違法數額共計2000余萬元,其中大部分發生在其擔任省國資委主任期間。

周建強撈錢的伎倆主要有哪些?作為國有資產“守門員”“裁判員”,周建強呼風喚雨、靠“資”吃“資”,利用其職務便利,在企業經營、資金拆借、人事安排等方面為他人提供幫助,非法收受下屬企業高管等14人所送人民幣、美元及干股等,價值折合人民幣1000余萬元。

據辦案人員介紹,周建強受賄最高一筆達15萬美元,收受同一人累計行賄29次。周建強利用職務便利肆意妄為,一句指示就為某體育用品公司總經理黃某拉到千萬借款,一個招呼就為關系密切的翟某的投資公司獲得四億多元資金支持。

周建強還以親屬作掩護入股“影子公司”,妄圖掩蓋非法獲利。2007年,周建強得知某集團計劃在外省投資風力發電項目,該項目可吸收社會資本,此后他利用擔任省國資委主任的職務影響,協調該集團同意其投資入股。為掩人耳目,周建強以妻子名義,與其下屬企業投資發展部副部長翟某等4人在香港注冊國際投資公司投資該項目,占股25%,其中周建強出資1166萬元。2012年,周建強認為項目回報率沒有預期好,又通過職權影響,協調并促成該集團回購股份,一進一出累計獲利370余萬元。2012年,周建強故伎重施,入股該集團另一項目獲利608萬余元。經查,周建強在擔任江蘇省國資委主任期間,通過做“影子股東”違規獲利約980萬元。此外,周建強還違規收受禮金21萬余元;在干部選拔任用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財物,共17萬元。

周建強違紀違法案是一起典型的國資系統腐敗案件。江蘇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指出,周建強長期擔任省屬國企及國資委重要領導職務,利欲熏心,以權謀私,大肆斂財,嚴重破壞了國資系統政治生態。

國資系統領導干部腐敗問題主要發生在國企改制、資金使用、干部任免等環節

盤點落馬國資系統領導干部通報,其違紀違法事實有諸多共性,例如利用業務經營、項目開發斂財,違規從事營利活動,涉嫌人事腐敗等。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分析,國資委的主要職責在管人管事管資產等方面,國資系統一些領導干部腐敗問題也主要發生在國企改制、資金使用、干部任免等環節。

大連某交易所曾是遼寧省大連市國資委控股的子公司,在東北地區擁有唯一一張金融支付牌照,是國字號的融資平臺。作為國有資產監管者的大連市國資委原黨委書記、主任易軍,卻利用這個金字招牌,在臨近退休前屢次上演“監守自盜”的戲碼。

2015年5月,大連市國資委決定引進社會資本將交易所做大做強。大連某上市公司董事長王某到易軍辦公室向其提出入股請求,易軍對下屬發話“王某知道交易所的事了,想要入股,那就給他點吧”,下屬給該上市公司分配了10%交易所股份。大連另一家公司高管裘某某通過易軍兒子私下聯系易軍,在得知裘某某補上了兒子的資金“缺口”后,易軍安排下屬修改交易所意向戰略投資者應當具備的條件,“量身定制”使該公司出人意料地成為占交易所10%股份的股東。

易軍在國企改制環節收受巨額賄賂,大搞權錢交易,導致大連市國資委對交易所的控制權旁落,企業經營嚴重背離設立宗旨,在不斷稀釋國有股權比例、喪失對交易所控制權的道路上漸行漸遠。而裘某某公司此后將股權轉讓給私營公司,“一進一出”獲利1300余萬元。

國有資金安排使用是另一個廉潔風險點。如果不能按照規定規則合理客觀安排國有資金的使用,就做不到資金的按需使用、有效使用。在周建強案中,其利用職務便利接受他人請托,插手干預國資系統資金使用。為支持徐礦集團某能源項目,江蘇省國資委在提出資金安排計劃時,對該項目給予了一定的資金支持。徐礦集團原董事長皇某某為此先后5次向周建強行賄共計50萬元。

國資系統主要負責人在干部人事任免上有較重話語權,干部任免環節也是重要廉政風險點。易軍曾任大學輔導員、系黨總支副書記、校黨委組織部部長,又先后在三個重要單位擔任一把手,其以“老師”自居,視門生故舊為親信,“學生們”以謝師名義頻繁聚會,在觥籌交錯間互通有無,而“老師”也樂于為“學生們”的職務調整、提拔任用提供幫助。

重業務輕黨建,個別國資系統領導干部“甚至連黨的六大紀律都講不全”

不少辦案人員指出,國資系統一定程度上存在“重業務輕黨建”的現象。紀檢監察機關查處的相關腐敗案件顯示,一些國資系統黨員干部對黨建工作、黨性修養的漠視程度令人瞠目。

周建強就是理想信念“總開關”常年失修、黨性意識淡薄的反面典型。他出生于一個工人家庭,初中畢業后被招工到鄉下磚瓦廠,當了一名燒窯工。在黨的培養下,一步步從工人成長為大學生、研究生并進入省級機關工作,從普通干部走上領導崗位,直至江蘇省國資委主任、黨委副書記。然而,他卻在職務的晉升中淡漠了黨性、迷失了初心。

周建強落馬后懺悔說,他平時“用實用主義的態度對待政治理論學習”,聽報告看文件,“對其中經濟建設的篇幅能認真學習,但對有關政治理論建設、黨建、紀律檢查和對黨員領導干部的要求等篇幅學習往往深入不夠”,這致使他“紀法觀念淡薄”,“甚至連黨的六大紀律都講不全”,“這方面的知識太貧乏,也是我犯這么大的錯誤,犯這么大的違紀違法問題的一個重要根源”。

周建強對黨建工作不重視,“對本單位的黨建工作、黨員培訓、黨員教育、發展新黨員等工作很少過問”,“對參加黨組織的各項活動不重視,常因有其他事情而不參加。機關黨委組織的黨課教育,只要一有其他事,我就不參加?!薄斑@么多年來,作為一名黨員領導干部,一個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卻從未給本機關的黨員干部上過黨課。對我所在支部的學習和活動也會經常缺席,對支部民主生活會參加也很少。自己慢慢變成了一個特殊黨員,脫離了基層黨員的監督,聽不到群眾的心聲,也聽不到群眾的批評和意見?!?/P>

心中無黨,心中無民。江蘇某公司改制時,周建強明知數千名職工待崗在家,只拿最低生活費艱難度日,但他依然接受該公司總經理仲某某的財物,甚至在群眾有異議時仍為仲某某“發聲”“站臺”。他在懺悔錄中說:“如果我能經常走訪走訪,更深入地了解職工的疾苦和所思所想情系職工,就可能不會收受仲某某送的錢財,因為這本質上是企業職工群眾的錢財,收了也會受到良心的譴責?!?/P>

多頭監督變成“紙老虎”,國資系統監督制約機制有待完善

只要公權力存在,就必須有制約和監督。而近年來查處的國資系統腐敗案件表明,對這一領域領導干部的監督亟須加強。

大連市紀委監委在調查中發現,在易軍任市國資委一把手期間,對其權力的制約和監督完全失效。市國資委的重大事項,他每每通過事前溝通方式一個人決定,把黨委會集體討論變成一言堂。在交易所征集戰略投資者過程中,易軍在上會研究前,已經將其確定的投資者和可投資比例指示給下屬,下屬照此擬定材料,其他參會者不得不按照擬定的材料下決議。一旦未按易軍意思辦,他就拖著不上會。某市政府重點關注項目因在洽談階段被易軍拖了近一年遲遲不給批復,項目負責人李某按照他人指點,通過易軍兒子幫著說情,易軍這才答應上會研究并簽字同意,后李某按照和易軍的約定送給其子易某“幫助費”300萬元。

據大連市紀委監委辦案人員分析,有四條原因導致對易軍的權力制約失去效用:一是市國資委內部制約機制不能產生預期效果。市國資委紀委在人、財、物等方面都在國資委一把手領導之下,未能對其進行有效監督。二是對市國資委負責人的有效監督檢查主要來自上級黨委、政府和紀檢監察部門,但實踐中由于國資部分業務專業性較強,上級黨委、政府和紀檢監察部門對其監督檢查只能停留在程序上是否合乎規定,對業務的實質內容監督不足。三是在監督檢查上往往注重事后的強化問責,而忽視了事前提醒預防和事中關注管控。四是“三重一大”集體決策制度在一把手權力面前流于形式。

周建強在懺悔錄中也自我剖析說:“我把自己置身于群眾批評和群眾監督之外,置身于黨的監督之外,置身于自我監督之外。所以,思想越來越滑坡,黨性越來越淡薄,小病不治,最終釀成大病?!?/P>

權力過于集中,監督又沒跟上,埋下了腐敗的隱患,產生了權力尋租、利益輸送的空間?!氨热缭趪蟾闹骗h節,人為更改既定政策;在項目洽談、工程招投標環節,跑工程、要工程,制度形同虛設;在人員選拔環節,任人唯親,形成團團伙伙?!庇嘘P專家表示,種種跡象表明,針對國資系統領導干部的權力制約和監督機制有待進一步完善。

堅持“三不”一體推進,深化國資系統反腐敗工作

中央紀委五次全會工作報告強調,“持續懲治國有企業腐敗問題,強化廉潔風險防控”,各級國資委黨委必須帶頭壓實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

國資委負責人一旦腐敗,極易導致對國企監管的缺失,危害甚大。江蘇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必須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緊盯“關鍵少數”,嚴查國資系統腐敗案件。

針對周建強案暴露的問題,江蘇省國資委黨委將“影子公司”專項治理納入2021年省國資系統全面從嚴治黨重點工作任務加以推進。

一些國資系統的腐敗案件,暴露出相關單位存在的制度和監管漏洞。為此,必須著力強化對國資系統一把手和班子成員的監督,進一步明確決策議事事項范圍,細化具體程序、操作流程和有關要求,加強對重點環節權力運行監督制約,推動形成不斷完備的制度體系,讓權力在制度的軌道上規范運行。

針對暴露的違規決策、管理粗放、盲目投資、經營風險和貪腐風險多發等突出問題,江蘇省國資委黨委制定出臺執行“三重一大”決策制度報告、非主業投資“雙重論證”、重大事項“雙重法律審核”、國有資產監督閉環管理機制等制度措施。針對集體決策流于形式問題,遼寧在全省國資系統開展“三重一大”制度執行情況專項檢查,集中整治不認真執行民主集中制、紀律規矩意識淡薄、黨內政治生活不嚴肅等問題。

為加強風險防范,大連市國資委黨委出臺了市國資委出資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實施辦法、市國資委監管企業投資監督管理辦法、市國資委監管企業投資項目負面清單,開展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工作專項稽查,加強對出資企業經營投資風險管理和責任追究。

為筑牢“不想腐”的堤壩,一些地方扎實做好審查調查“后半篇文章”,推動案發單位通過民主生活會、警示教育大會、宣讀處分決定書等方式,以案促改、以案促治。江蘇省紀委監委對近兩年來查辦的國資系統腐敗案件進行梳理分析,形成剖析報告,并推動省國資委黨委召開全省國資系統領導干部警示教育大會,播放警示教育片,以案說法、以案明紀。遼寧省紀委監委駐省國資委紀檢監察組對黨的十八大以來遼寧省國資系統查處的1789起違紀違法案件進行梳理分析,篩選出100起典型案件“解剖麻雀”,匯編《百方治療“未病”》一書,把案例資源轉化為警示教育資源。